當前位置:中國對聯網首頁對聯知識對聯創作鞏行遠‖淺談長聯創作藝術

鞏行遠‖淺談長聯創作藝術

2019-12-15 23:01:55鞏行遠聯齋 0條評論

短聯似詩,長聯如賦。賦,中國古代的一種文體。她盛行于漢魏六朝,是韻文和散文的綜合體,通常用來寫景敘事,亦有以較短的篇幅抒情說理者。筆者以為,長聯即在韻文和散文的綜合體上用語言的對仗、聲律的平仄、結構和文體的規整且以兩個縱橫交織、起伏迭宕的長句為“對”(結為一副)的應用文學體裁。

      陜西王天性先生近年創作并應各地所征選的幾十副長聯因為其寫景出彩、敘事入勝,堪稱賦體文章。筆者讀后,得震撼,受鼓舞。

 六字煉真經。妙若自然,惠遺不盡,十萬頃良田受益應思圣杰之勞。決山補造化,該寶瓶鑿竟時,便借這分江開福域;

  一心成大業。功生天府,典范塵寰,兩千年香火如初可見人心所向。治水論英雄,從大禹成名后,更有誰流譽到今朝?

——《都江堰二王廟聯》

此聯上比實寫,一腔感慨李冰父子興建都江堰的豐功偉績:“妙若自然”,“惠遺不盡”,“分江開福域”,“受益”“十萬頃良田”。在那個尚未完全脫離原始生存狀態的時代里,在那樣幾乎完全由大自然主宰社會的條件下,李冰父子竟然創造出惠及一方、影響華夏、享譽世界的水利巨制,可謂“圣杰”。實寫后,自然生成虛寫的下比。長期以來,中國式封建統治者為民眾所做而應該做的事情(如今慣稱什么“工程”)一經完結,便習以為常地要吹鼓手要輿論工具借助五花八門的形式為其歌功頌德,同時引導民眾呼喊甚至歌唱“皇恩浩蕩”。其后,不少事情但見勞民傷財、禍國殃民,如“大躍進”運動、長江那個什么工程,還有各地那些損民傷國的由庸官、貪官們實施的“面子工程”、“形象工程”、“爛尾”工程。回頭看作者“治水論英雄”。都江堰千秋“大業”“功生天府,典范塵寰”。下比的結句令人遐想和醒悟:“從大禹成名后,更有誰流譽到今朝?”歷史不會忘記把聰明才智為人民貢獻的“一心成大業”的“英雄”——這種不會忘記“可見人心所向”,并由“兩千年香火如初”佐證。

《都江堰二王廟聯》的最大創作藝術特色是準確恰切,耐人遠思。福建李仁先生點評得好:此聯謀篇準確(立意準確、遣詞準確),造境高拔(聯想高拔、發問高拔),移于他處不得。

 仰包公張閻羅氣象,存菩薩心腸。若依貧富分開貴賤,憑親疏決定去留,把圣賢貶入冷宮,任陋習演成時尚,則休向人前夸政績。

 具誠意祝吏治嚴明,愿民生安樂。能辦事情常想國家,制計劃不離實際,愛財物仍區來路,斷是非只認章程,又何須史上找清官!

——《題包公祠聯》

包公,家喻戶曉的歷代清官代表人物。有關包公祠的詩文自宋代以來常做未衰。王天性先生的長聯《題包公祠》創作藝術水準則超過前人、超過時人。其不同一般之處在于作者不寫正面寫旁面,輕描人物重說理。



 此聯僅在上比首個分句里提及“包公”,然后便是一瀉千里地抒發作者的感慨和期盼。當今官場,“夸政績”成為一種“頑疾”;不光自夸,還要各個方面“吹噓”、“吹捧”。于是,“依貧富分開貴賤,憑親疏決定去留,把圣賢貶入冷宮,任陋習演成時尚。”官場“陋習”如此嚴重,居然頻“向人前夸政績”。可笑不?可笑。可嘆不?可嘆。下比虔誠地“祝吏治嚴明,愿民生安樂”則水到渠成,告誡世人尤其警醒官吏以及當代包公們具體的吏治和為政的方法,即“能辦事情常想國家,制計劃不離實際,愛財物仍區來路,斷是非只認章程。”結句“何須史上找清官”妙到好處,高到絕處。“清官”和上比首句里的“包公”呼應。“找清官”和上比結句里的“夸政績”對應。一呼,一應。一對,一比。作者和讀者、觀賞者實不想從“史上找清官”,都愿望在現實社會里在自己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見到“清官”,見到當今“包公”——這種渴求一直是中華民族及其百姓們的經世奢望。下比結句既有現實意義,更是深遠話題:人治不可信,人治條件下的官吏們不可靠;惟有法治才可信,法治條件下的官吏們方可靠。

 明代顧憲成撰有事關家國一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家國情懷,自古至今一直在人們詩文里廣泛抒發。“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清代顧炎武《日知錄·正始》)王天性先生的關心興亡的家國情懷和嚴明吏治的豪邁義氣體現在《題包公祠》一聯里。包公祠的精神內涵通過此聯深邃了。王天性先生的文化責任通過此聯擔起了。

 清代吳喬曾以做飯和釀酒分別比喻作文和寫詩,說:“意喻之米,文喻之炊而為飯,詩喻之釀而為酒。”此喻對于我們認識詩和文包括賦體文章的差異具有啟發性。楹聯的立意和創作無異于詩,亦常用比興,展現的現象和具體事物之間有一定距離,所用語言所立意象則注意提煉和升華,前后上下之間的聯系亦不像一般文章那樣具體敘述、平面描寫,其中多見省略、跳躍、曲折、起伏、想象。她展現在讀者、觀賞者面前的文字呈現散而不亂、氣脈中貫、句無定格、生動活潑之光鮮面目和立體精神。王天性先生的《云蒙山聯》可以說明上述淺見。

登臨出世界,萬象新四時。更欣南縈洛水、北望華山、西極昆侖、東眺煙海,遍周遭大象共天地低昂。任桃花笑溪畔、雪片落峰頭、鳥語聽坡前、林濤起峪底未竟,終難移恬靜為云、迷離作霧。放眼總神奇知自何來?還應問到青春蝴蝶、炎夏鳴蟬、冬野寒梅、秋霄明月;

歌哭印滄桑,千年如一夢。遙想鬼谷著書、張良展卷、沉香精武、孫氏修真,有多少圣賢令古今感慨!信富貴滋平庸、清高伴貧困、艱辛生卓越、寂寞導輝煌依然,仍就是光明似炬、冷酷如冰。此中存奧妙誰能領會?已早示于不盡江河、無邊宇宙、興亡史實、憂樂人生。

——《云蒙山聯》

陜西洛南縣境云蒙山屬地方名山,不比舉世矚目的泰山、華山、黃山那么名高氣重,如同平凡人一樣,名不見經傳,跡不入典冊,然而,其自有一己之風光,一己之精神。有人看人物,只認“大碼頭”。有人評事業,只識“大業跡”。其實,平凡人物有非凡,“小碼頭”上揚錦帆。

《云蒙山聯》的創作藝術意義表現在上聯寫景、下聯寫人,人景各現,人景合一,借景生情,以人釋景。構句方面,上下比各五個分句,五個層次,有鋪有陳,有事有理,有敘有議,有問有答,有曲有折,有起有伏,上下交融,尺幅千里,帶領讀者、觀賞者首先眼觀萬象,接著再引導讀者、觀賞者“歌哭”“滄桑”,從而“領會”此中“奧妙”。此聯足見作者之雄視大千的銳利眼光、“領會”萬般的博大情懷。

云淡長空,花香原野,窗外頭就是無邊世界。信滾滾江河,淘不盡希望常存;慨迢迢道路,依舊為泥沙俱下.每傷夢難圓、事欠順,雖奮力而爭,僅贏得臨池讀帖、攜酒畫山、聯句消愁、賦詩娛命;

 朝吟壯志,暮嘆落霞,紙堆里窮忙有限人生。問茫茫霧海,誰能教時光倒轉?對種種艱辛,心只共理想逍遙!何必成則喜、敗即悲?且放懷一笑,莫誤了踏雪尋梅、結廬聽雨、和魚賞月、與鳥談天!

——《聽雨廬自署聯》

一般書齋聯都能夠寫出自傷、自勉、自趣、自娛情緒和場面,不過少見婉轉幽趣之作。于聽雨廬自度自量時,王天性先生“每傷夢難圓、事欠順”,可喜的是“僅贏得臨池讀帖、攜酒畫山、聯句消愁、賦詩娛命”;“閉門思過”后,自嘆“何必成則喜、敗即悲?”于是,坦然自得地鼓舞自己“莫誤了踏雪尋梅、結廬聽雨、和魚賞月、與鳥談天”!上比,作者雖感傷,但并不哀傷,仍悠然自得。下比,作者雖喟嘆,但并不消極,仍樂天達觀。總起來說,讀者、觀賞者會覺得如此書齋長聯不溫不火、不急不躁,但見聽雨廬主人敗而不餒的隱士情懷、成而不喜的雅士風度。

王天性先生的長聯佳作還有《半坡博物館聯》《黃帝軒轅廟聯》《大雁塔聯》《西岳華山聯》《孟姜女廟聯》《鸛雀樓聯》《黃鶴樓聯》《鄭板橋紀念館聯》《香積寺觀音殿聯》等。不過,有的長聯個別詞語難避合掌之嫌,有構句方面難免取巧之嫌。亦有長聯上下比里顯見自相矛盾之處,如《題陸游紀念館》上比既寫“鏡破沈園”,又及“請纓無路”,似乎已經囊括了陸游一生際遇,而下比卻又談到其“投身報國”。即使佳作,聯句亦帶有可斟酌的地方,如《云蒙山聯》上比“任桃花笑溪畔”一分句里見“笑”字,下比首個“泣笑印滄桑”一分句里又用“笑”字。筆者草成此文時,建議作者調整“泣笑”一詞。作者意換“涕哭”,筆者以為“歌哭”好。作者謙遜寬宏,欣然稱許。正是:兩人啟智,同煉一詞。《大雁塔聯》上比“更聽圣僧談經,信士參佛,暮鼓催歸,晨鐘驚夢”里“參佛”的“參”易作“念”字為好。福建李仁先生認為,這樣切合“更聽”的“聽”字。

 綜合福建李仁、山西楊振生、安徽錢繼和諸公對王天性先生長聯的點評,筆者以為:沒有為賦的筆力,沒有為詩的情懷,沒有為聯技巧的全面掌握,難以創作長聯,因為長聯包容性大、吟詠性強,既顯見文字活力,又凸現平仄旋律,且能夠鮮明生動地表現楹聯尤其長聯波瀾壯闊地裝點景觀的特點。王天性先生的長聯創作有能有績,值得肯定和贊賞。

附帶說一句:抑揚頓挫、平仄相對、短小精悍、宜于書法、方便張掛等是中國楹聯藝術的主要特色。因此,應用(實用)型,楹聯創作應揚“短”避長,不宜多作長聯,而偏重文學性閱讀的長聯創作則不便苛求其字數。

猜您喜歡

評論區

猜您喜歡的對聯及詩文:

長聯創作藝術

對聯分類

對聯知識

熱門對聯

精彩推薦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