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對聯網首頁對聯知識對聯創作學聯必看 獨家出品(3)——聯話清聯十大家(下)

學聯必看 獨家出品(3)——聯話清聯十大家(下)

2019-12-08 20:44:55少爺的微笑聯都網站 0條評論

06

顧文彬


    顧文彬(1811-1889),字蔚如,號子山,晚號艮盦、過云樓主。元和(今江蘇蘇州)人。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進士,授刑部主事。咸豐四年(1854),擢福建司郎中。咸豐六年(1856),補湖北漢陽知府,又擢武昌鹽法道。同治九年(1870),授浙江寧紹道臺。自幼喜愛書畫,嫻于詩詞,尤以詞名。其詞多抒寫離愁別緒,意境清幽,風格細密。工于書法。書法溯源歐、褚,所藏碑版卷軸,烏闌小字,題識殆遍。酷愛收藏,精于鑒別書畫,“自唐宋元明清諸家名跡,力所能致者,靡不搜羅。”著有《眉綠樓詞》八卷、《過云樓書畫記》十卷、《過云樓帖》。所著錄書畫皆為個人收藏,考辨多精審。晚年引疾回蘇,1873年起建過云樓,收藏天下書畫,筑“怡園”,集宋詞自題園聯若干,并其它集詞聯若干,輯為《眉綠樓詞聯》。


一、攻于情


    清俞樾 《顧子山<眉綠樓詞>序》:“詞之體,大率婉媚深窈……借美人香草,寄其纏緜悱惻之思。”清杜文瀾《憩園詞話》有專門篇章介紹了顧文彬的詞作:“其為詞集名眉綠樓,厚寸許,長調短令,無不豐神瀟灑,出筆欲仙,不拘一格,而自能入律。且才氣豐溢,每一題一調,輒疊賦不已。如道光、咸豐間,於都中舉秋詞社,拈百二十題,各限一調,自作三十馀闋。以礙於篇幅,只錄大小調各數闋。”


點絳唇

曉月迷,片時歸夢金閶路。酒醒何處,蟲絮窗紗雨。

如羽年華,獨客長安住。心期誤。雁來鴻去。潮信空江暮。


浣溪沙

靜掩銅鋪數漏簽。畫梅紙帳晚寒尖。不曾病酒也懨懨。

養穗成花銷絳蠟,裹衾如繭學紅蠶。雁聲拖夢到江南。


好事近

晴碧雁天高,霜纈漸欺吟袖。落日平臺孤倚,拍闌千呼酒。

斷鴉寫暝墨無多,蕭瑟著煙柳。柳外一眉山影,越秋深越瘦。


南鄉子

凄絕話分攜。漏水難量漏雨絲。若要勾消離別恨,除非。東去江流忽向西。

千里兩心知。金石還嫌有泐時。虛幌何時同倚月,休提。欲問歸期未有期。


金縷曲,自題眉綠樓填詞圖

一捧酸辛淚,怪年來、箏云笛雨,總含商氣。香草美人今古恨,半付江蘺沅芷。半訴與、湘君山鬼。待向旗亭重賭曲,酒徒稀、冷落長安市。蛩絮壁,助吟思。危樓城陰倚。對遙岑、西風幔卷,瘦蛾顰翠。望極斜陽煙柳外,莽莽荊榛萬里。恨天壞、埋愁無地。只合移家圖畫住,指青山、一發江南是。鄉夢斷,角聲起。”


    其中寫道顧倚《望江南》調,成《怡園好》詞1200余首,刪存600,刻為《跨鶴吹笙譜》。續譜亦千余闋。從以上詞章來看,顧文彬的填詞水平相當不錯,以情為主,纏綿繾綣。這樣就給其集宋詞句成聯鋪墊了本身的功底。


二、愛于雅


    話說顧文彬邀畫家任阜長等籌劃設計,耗銀20萬兩,費時7年擴建成怡園。取《論語》中“兄弟怡怡”之意命園名。 此園水池假山,亭廊廳臺,布置得宜,玲瓏精巧,湖石、石筍多而美,頗得自然之趣。以復廊將園分隔為東、西兩部,庭院內有王延亭、四時瀟灑亭、城仙琴館、歲寒草廬、石舫、玉虹亭、鎖綠軒、小滄浪、螺鬢亭、金粟亭等景點。此園在造園藝術上吸取宋、元、明、清各代園林的長處,如復廊仿滄浪亭,假山效環秀山莊、獅子林,水池摹網師園,把各代園林風格融合一體,具有集錦式特點。園中養有鶴(傳為朱古微寄養)、鹿、孔雀等動物。顧文彬是個懂得生活情趣的文人,既然有了自己的園子,當然在應該為園子的裝飾增添文人的風雅和情趣,于是乎有了這個想法就要去實現。而他手頭恰好又有自己寫的詞集,也許他知道前人有集句成聯,集字成聯的風雅故事。那么何妨由自己動手,集前人宋詞作品來制成成聯懸掛呢?


    據說集句成聯始于王安石,而后蘇軾有南鄉子集句三首。由于詞是長短句,而詩多五言七言的整齊句式。因此,集句詞的難度就遠比集句詩大了。也許顧文彬正是了解了這樣的文學歷史,而且集句詞吸引人的原因,是能極裁云剪月之巧,是好奇嗜古追求與眾不同的心態使然。顧文彬想要自己的園子與別的江南名園顯得與眾不同,這或許是個非常好的突破口。說干就干,顧文彬集宋詞成170余聯,然后專門精挑細選制成楹聯的有60余副,俊語繽紛,辭稱景合,又請書法名家所書,懸掛于水榭亭臺廳堂仙館,怡園從此名聲大噪為吳下其他林園所不及。


三、好于集


    然顧文彬集宋詞句成聯了,那么集的水平如何?我們不妨來細細欣賞以下作品。


集宋詞題怡園藕香榭

與古為新,杳靄流玉;

猶春于綠,荏苒在衣。


    此集頗有詩品的意境,味之淡雅。想象水榭清華,荷藕相伴。是否置身于眾香國,是否露珠如玉,而行走其中,君子自芬芳,有衣為證。


集宋詞題怡園奕書亭

千古頻臾,當年事如對奕;

一亭寂寞,公歌我亦能書。


    此集對仗工穩,且蜂尾格巧嵌弈書二字,別俱匠心。


集宋詞題怡園

素壁寫歸來,畫舫行齋,細雨斜風時候;

瑤琴才聽徹,鈞天廣樂,高山流水知音。


    此集就顯得大氣,如行云流水,讀來快語。把江南園子的那種雨亦溫柔,晴亦脫灑的氣質表露出來。園子如人心境,四時快哉。


集宋詞題闡鎖一壺幽綠

移花檻小,密葉齋幽,伴壓架酴醾,依約誰教嬰武;

款竹門深,采芝人到,任滿身風露,姓名題上芭蕉。


    此集先看橫額就知道主人風雅,上片寫園子環境幽雅靜謐,下片寫文人情趣盎然,整聯對仗工穩無比,且句式極其流暢。


集宋詞題可自怡齋

水云鄉,松菊徑,鷗鳥伴,鳳凰巢,醉帽吟鞭,煙雨偏宜晴亦好;

盤谷序,輞川圖,謫仙詩,居士譜,酒群花隊,主人起舞客高歌。


    此集頗顯手段,排比句運用,對仗極其工穩。拈詞乖巧,有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感覺。在如此多的前人隱逸之境中生活,可想是何等愜意與悠然。


    從以上幾則集句詞成聯可以看出顧文彬的手段相當了得,把詞句剪裁為聯句的格式,并鋪排或對仗,都達到了一副風景名勝聯應有的水準。而且還增添了獨特的詞韻味,風雅幽然,令人神迷。清許太眉花神廟一聯即是如此。“海棠開后,燕子來時,良辰美景奈何天。芳草地,我醉欲眠;楝花風,爾且慢到;碧解傾春,黃金買夜,寒食清明都過了。杜鵑道,不如歸去;流鶯說,少住為佳。”此即是多以詞化句的一副佳聯。在顧文彬的集句詞作品中還有許多類似的佳作。


四、別于家


    在清代,何紹基、趙之謙、梁山舟、俞樾、曾國藩、于右任、曾熙等人所集字句聯也極為可觀。而真正能集詞作到自成一家的卻只有顧文彬。梁章鉅的楹聯叢話和吳恭亨的對聯話里,關于集詞作品,幾乎同時大量引用到的只有顧文彬的作品,我們知道近代梁啟超曾有《痛苦的小玩意兒》集詞小集,據說有兩三百副之多,然其心態畢竟是游戲為之,且多以贈人用。其文學功能的實用性,顯然比顧文彬的《眉綠樓詞聯》差許。由此顧文彬也開創了清聯中以集詞句題名勝風景聯的一派。下面我們再欣賞幾則其集他人宋詞句成聯的作品。


集宋詞題怡園

名山游遍歸,高臥未成,漫徘徊覓句堂深、寫經窗靜;

安輿扶上了,老來受用,總付與晚花行樂、翠葉招涼。

注明:右集姜白石。為入門第一聯。


    作為入門聯,給人的感覺行到此處可安身。一股幽然的隱逸徘徊在大門之內。注意其對仗相當工穩。


集宋詞題怡園

占一年好景,數朵奇峰,經卷薰爐,誰與贈洞簫仙侶;

擬招隱羊裘,尋盟鷗社,綠蓑青笠,人道是煙波釣徒。


    可幾度平昏醉曉,可幾度神仙眷侶,如此美景夫復何求。


集宋詞題怡園

曲檻俯清流,暝煙兩岸,斜日半山,橫枕鰲峰,月面倒銜蒼石;

晴空搖翠浪,花露侵詩,槐薰入扇,涼生蟬翅,柳陰深鎖金鋪。


    上為秦少游句,下為周草窗句,一片清涼世界,動詞“俯,枕,銜,搖,侵,鎖”字用的恰到好處。何人消受此良辰美景,正是集詞主人。


集宋詞題蘇州環秀山莊

幽棲此日重建,看峭壁垂云,閑扶短策,明波洗月,凈濯蘭纓,水邊樓觀先登,更將秋共遠;

俯仰十年前事,乍掃苔尋徑,傴僂穿巖,撥葉通池,虛空倒影,眼底煙霞無數,都是昔曾游。


    此集仿長聯格局,剪取景物,錯落有致,瀟瀟灑灑,排布自如。由此可見作者的集詞技藝出神入化。


五、美于用


     顧文彬的集詞有以下幾種方式:


一是全部取自同一人的詞句,如集史達祖詞題怡園“醉日小紅樓,珠絡藏香,一片秋香世界;疏云紫碧岫,蘚階聽雨,幾層涼雨闌干。”。


二是上下取材兩個人的詞句,如集周草窗、姜白石句題怡園畫舫“度影入銀塘,漫銷凝四壁驪珠,兩堤鷗暝;何時共漁艇,閑記省一蓑松雨,雙槳莼波。”


三是取材自己的詞句,如題怡園“露罥蛛絲,花徑啼紅滿袖; 香籠麝水,澄波淡綠無痕。”  


四是前人詞句和自己詞句的混合體。以下聯為例子:


題怡園

古今興廢幾池臺,往日繁華,云煙忽過。這般庭院,風月新收,人事底虧全。美景良辰,且安排剪竹尋泉、看花索句;

從來天地一稊米,漁樵故里,白發歸耕。湖海平生,蒼顏照影,我志在遼闊。朝吟暮醉,又何知冰蠶語熱、火鼠論寒。


    此集除“且安排剪竹尋泉,我志在遼闊,又何知冰蠶語熱”為作者自己的詞句外,其余全是辛棄疾的詞句。古今興廢幾池臺--集辛《鷓鴣天》,往日繁華--集辛《新荷葉》,云煙忽過---集辛《西江月》,這般庭院----集辛《錦帳春》,風月新收---集辛《雨中花慢》,人事底全虧--集辛《水調歌頭》,美景良辰---集辛《滿江紅》,看花索句---集辛《念奴嬌》,從來天地一稊米---集辛《哨遍》,漁樵故里---集辛《沁園春》,白發歸耕---集辛《沁園春》,湖海平生---集辛《念奴嬌》,倉顏照影----集辛《水龍吟》,朝吟暮醉---集辛《木蘭花慢》,火鼠論寒--集辛《木蘭花慢》。全聯共集了辛棄疾的十三個詞牌,可見作者手段。全聯仿佛如一人手筆所出,此聯也可以看為作者集宋詞句成聯的絕唱。


     梁章鉅在《楹聯叢話》中說道:“蘇州顧子山先生文鼎,為風雅宗伯,所居曰“怡園”。集詞語自撰楹帖,并皆佳妙。”顧文彬在泱泱清聯的背景下,居然自己不寫楹聯,據傳只有一副作品題寧波七塔闡寺是其親自題寫。他走了與別人不同的清聯道路,獨辟蹊徑,以專攻集宋詞句題風景聯為樂事。而以宋詞句為聯句的方式使得風景名勝聯在藝術的欣賞性上更有美學感官價值。縱觀清聯上下三百年,顧文彬以其精湛的集詞成聯藝術,在清聯十大家中博得一席,堪稱集詞圣手。


07

彭玉麟


    彭玉麟(1816-1890),字雪琴,號剛直。湖南省衡陽人。湘軍將領。1853(咸豐三年)隨曾國藩創辦湘軍水師,購買洋炮,制造大船。次年在湘潭、岳州(治今岳陽)、田家鎮等處與太平軍作戰。1855年在湖口、九江被太平軍擊敗。此后率所部水師配合陸師封鎖長江,圍攻九江、安慶和天京(今南京)等地。累官水師提督,授兵部右侍郎,加太子少保,有廉直名。1883年(光緒九年)擢兵部尚書,以衰病辭,受命赴廣東督辦防務,中法戰爭中,反對主和,以后因病開缺回籍。彭玉麟聯語頗多,其撰寫的名勝楹聯多有藝術價值。


一、剛健清新


    彭玉麟的楹聯有剛健清新之風,所以在讀他的楹聯時候,常能感覺到這種風格的震撼魅力。如題江西省湖口石鐘山坡仙樓“開窗納宇宙;把酒對湖山。”讀此聯見大家胸懷,是酒龍詩虎之意態,以湖山對宇宙頗有豪情,如見老蘇軾。題山東省濟南千佛山極樂洞“石壓筍斜出;巖垂花倒開。”此一聯的原貌出自宋代劉斧《青瑣高議前集 詩讖》-----時衡州天慶觀主石道士有《春夜泛舟》詩云:“石壓筍斜出,崖懸花倒生。”個人覺得彭在下聯的修改處更有畫筆之意,筆力更健。下面再品幾則類似的聯風作品。 


題江蘇省鎮江焦山彭來閣

商舶夜飛江月白;

天門日射海潮紅。


    此一聯自是將軍風度,本色作聯。上下聯色彩鮮明,動靜分明,夜飛與日射頗有氣勢。在彭玉麟的叢征草詩集中,多有豪氣干云之句,如“撼起楚天金鼓震;劈開粵嶂羽書通”,如“犀甲雄吞云夢北;鴉軍勁掃洞庭西”,如“藤蘿纏裂千年石 ;鯨鱷眠寒萬古潮”,如“萬里火云蒸幾案”等等,所以有此“夜飛日射”雄奇剛健之句自然不足為奇了。


題江西石鐘山梅花廳

長嘯一聲秋日白;

寄懷千古遠峰青。


    此聯為彭玉麟題梅花廳聯,原名“六千本梅花寄舫”,清咸豐年間新建梅花廳,廳四周原植有梅樹,故名。后彭在廳周親手種植梅花六十株。此聯的心緒與“心將客星隱;身與浮云閑。”是截然不同的。上句頗有“到此供長嘯,鯨吞酒百杯”的氣概。下句有曠達之懷,此聯應是彭玉麟戰功事業達到巔峰時期所作。


題江蘇省江陰申巷吳季札墓亭

星斗芒寒君子墓;

風雷靈護圣人碑。


    梁章鉅楹聯叢話里記載道:“吳季札墓在江陰縣西二十五里,墓中古篆九字,相傳為孔子所題;碑仆中斷,一夕雷雨,碑石完好如故,但微有斷痕耳。碑亭聯云:“星斗芒寒君子墓;風雷靈護圣人碑。”不知何時何人所題也。”然彭玉麟聯集中收入此聯,此聯剛健凝重,頗是本家言語。季札繼承先祖太伯的高尚品德,三讓王位,被后人尊稱為“至德第三人”。無獨有巧,彭玉麟也曾一生六辭高官,所謂心有戚戚焉,如此說此聯是彭玉麟題之較有說服力。


    彭玉麟的剛健風格還體現在其它聯作里,如:


題湖北省武漢黃鶴樓

星斗摘寒芒,古今誰具摩天手;

乾坤留浩氣,霄漢常懸捧日心。


題安徽省宿松縣小姑廟

飛閣自凌虛,我步云梯來上界;

狂瀾誰說倒,天生砥柱在中流。


題江蘇省鎮江東來閣

鷹島白浮空,月涌江流閑鶴夢;

象山青入座,潮來窗外有龍吟。


    等等,這種風格與他的軍旅生涯是分不開的,與他的剛直秉性也是分不開的,所以他的梅花也是剛骨之作。在彭玉麟的長聯創作中,這種風格會更明顯,后面將會讀到。


二、風雅情致


    在品讀彭玉麟的楹聯時候,常常為其“王者五百年,湖山具有英雄氣。”的句子所震撼,但從內心的另一面,我們又能體會其“春光二三月,鶯花合是美人魂。”的柔情旖旎的一面。或正應其詩中語“別有閑情逸韻在,水窗煙月影橫斜。”如題南京也園來雨樓聯兩幅作品。


其一

把酒謾談三代事;

推窗好納六朝山。


    見其剛健。


其二

隔岸鶯啼春樹綠;

卷簾魚接落花紅。


    則又見詩人雅致,柔情似水頗為小資。下面不妨再小品幾則幽雅之作。


題浙江省杭州西湖迎翠軒

兩岸涼生菰葉雨;

一亭香透藕花風。


    此聯對仗風雅,面對西湖,舉目軒外,就如一幅美麗的畫卷:許些菰雨生涼,滿是荷葉花香,仿佛有世外源之意。聯想到作者在戰場中的風雨,有如“踏刀叢且興戰歌”,那是種豪情干云的進取壯舉。而此聯中的風雨則是退思戰場之意,有如“西湖長盼主人回”,完全與世無爭,享受著山水之自然美。整聯好似置身在西湖的山光水色中游覽一樣,心坎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清新舒適。另有彭玉麟集句版本“楓葉荻花秋瑟瑟;閑云隔水日悠悠。”亦為佳作。


題江西省湖口石鐘山且閑亭

小池波皺風三面;

亂石崖圍月一窩。


    此聯交代了且閑亭的地理位置,三面臨水,一面著陸,形如半島,故有水上吹來風三面之說。另小亭依山而建,多有崢嶸石崖圍住,如月亮灣。上聯從觸覺美感體會了清涼之風,下聯從視覺美感描寫了清幽之月。整聯如畫,擬人到位,語特纖巧,動詞皺字與圍字體現了立體感的文學形象。另下句月一窩頗有養月之情趣,令人向往。


題江西省湖口石鐘山蕓芍齋

春來小苑鳥聲碎;

雨過回廊花氣流。


    彭玉麟題石鐘山蕓芍齋聯共有三幅,不妨比較欣賞:


其一

呼酒捻花談舊事;

曲欄小閣賞新晴。


    讀此則是快明言語,道出好場所。


其二

好花香膩錦囊肥,紅翻芍圃;

芳草情綿書帶瘦,綠鎖蕓欄。


    讀此則仿佛女兒家手筆,生香活色,極為小資和旖旎。而“鳥聲碎”此一幅才是詩的語言,上句意化自杜荀鶴詩句“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重”,提供了個春的聲場環境。下聯才是妙筆所在,讀之應感覺是早春,充滿生機活力,不是晚春的那種“花落春泥香自固;藤攀墻壁綠相逃。”的揶揄,而是真實內心的愉悅贊美。仿佛一個觸手可及的花香世界,把詩人定格在那個多情的春雨回廊中。花氣流是想象語,是詩家語,是動情語。


三、梅花知己


      彭玉麟擅長畫梅,有“古今第一傷心人”的印章,有大量的梅花詩作,如“平生最薄封侯愿,愿與梅花過一生。安得玉人心蘇國,始終不負歲冷盟。”如“羅浮仙子染緇塵,謫入人間有夙因。我是西湖林處士,一輪明月是前身。”這也許就是楹聯“梅花知己;明月前身”的來由處。從他的“一生知己是梅花”到“一腔心事托梅花”的深情表白,我們就能感覺到這位性情癡人與梅花的不解緣分,與梅姑的戀愛故事。或許從他的楹聯作品中,體會下他與梅花的情結。


六十賤辰畫梅自題之

冰心耐冷清如許;

鐵骨凝寒老更奇。


    此聯用梅花比喻自己,彭玉麟有句名言“臣以寒士始,愿以寒士歸”。寒士恰如梅花,梅花就是寒士。所以他的詩中有聯句云“妝成粉黛湖山色;冷透梅花天地心。”和“歷盡四朝兵燹劫;開透千春天地心。”


附 《六十賤辰畫梅》

六十年來寫一枝,重開花甲正當時。

冰心耐冷清如許,鐵骨凝寒老更奇。

錯節盤根春自足,暗香疏影雪相宜。

孤山幽靜西湖潔,不許纖塵到硯池。


題梅塢亭

露葉霜枝剪寒碧;

小亭曲檻倚深紅。


    讀此聯,可見彭玉麟的情操,老而彌堅似鐵梅的感覺。整聯是明寫景物,實則暗喻自己。上聯寫當時戰爭環境的惡劣,下聯寫自己情操不變。所謂霜枝向冷梅枝寒,惟有寒梅是主人。剪字見力度,倚字見深情。


題江西石鐘山鎖江亭

江上波平,遠看漁船回夕照;

山中雪霽,好攜樽酒訪梅花。


    此聯上聯寫出漁舟唱晚的意境,波平另有暗喻戰事結束的愿望。下聯才是作者的情懷。彭玉麟的梅花雜詠詩四十四首里,有好些句子可闡述下聯意境。如“好訪梅花入山去,借他情操礪吾真。”如“我在山中頂上來,水邊籬落見花開。”如“消受一生香雪海,至今長抱玉無瑕。”其它詩還有闡述他對梅花的喜愛原因,如“身是癯仙肌是玉,香清艷冷雪同宗。群芳未許爭風韻,世外無人迥出塵。”或許如此,才有“幾人醉臥梅花下”的高雅情懷。


    另彭玉麟楹聯作品中諸如:


題江蘇省揚州史可法墓祠

公去社已屋;

我來梅正花。


題湖北省武漢黃鶴樓聯

心遠天地寬,把酒憑欄,聽玉笛梅花,此時落否?

我辭江漢去,推窗寄慨,問仙人黃鶴,何日歸來?


    等,都與梅花有關。彭玉麟多才多藝,詩書畫俱佳,梅花墨為清代畫壇一絕,與鄭板橋墨竹齊名,畫梅四十余年,共畫十萬余幅梅花。


四、八字章法


     所謂八字章法,其實是四四言對仗部分,比如:


清阮元題浙江貢院聯

下筆千言,正桂子香時,槐花黃后;

出門一笑,看西湖月滿,東浙潮來。


    聯中“桂子香時,槐花黃后”對“西湖月滿,東浙潮來”。這是種句內自對的八言格式,阮元另有一聯:


題鄱陽湖望湖亭

勝地重新,在紅藕花中、綠楊陰里;

清游自喜,看長天一色,朗月當空。


    也是八字章法經典之作。而后清俞樾亦有題蘇州蒔紅小筑聯:


小筑三楹,看淺碧垣墻,淡紅池沼;

相逢一笑,有袖中詩本,襟上酒痕。


題紅葉讀書樓聯

仙到應迷,有簾幙幾重,闌干幾曲;

客來不驚,看落葉滿屋,奇書滿床。


    此兩聯的套路與阮元的同出一輒。從年代的考證來說,是俞樾學阮元的八言對聯句式章法。而彭玉麟更是學習把阮元的這種八字對仗章法發揮到極致。我們不妨小品幾則。


題浙江省杭州西湖平湖秋月

憑欄看云影波光,最好是紅蓼花疏,白蘋秋老;

把酒對瓊樓玉宇,莫孤負天心月到,水面風來。


    從文學審美的觀點來看此聯,此聯具有畫意美,詩意美,情意美,滄桑美,上聯寫“云影、波光、紅蓼、白蘋”,構成一幅色彩明麗的西湖秋光圖。下聯“天心月到”句,化用宋代邵雍《清夜吟》:“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詩意。最好是與莫辜負抒發作者的極度推崇與及時行山水之樂。大凡寫景多用旖旎溫柔完美之句,而“紅蓼花疏,白蘋秋老”則是另有別韻,如滄桑之美,其實也是作者的情懷。整聯清新流暢,對仗八字用法恰到好處。語句讀來也瑯瑯上口,所以廣為流傳。


題江蘇省南京玄武湖

大地少閑人,誰能作風月佳賓、湖山勝友;

六朝多古跡,我受此荷花世界、鷗鳥家鄉。


    玄武湖水面廣袤,碧波蕩漾,鷗鳥成群,荷花香國。我曾游歷過并題“萬支波箭飛明鏡;一片龍鱗漾碧湖”。用自然之語言,抒發對大自然的向往,不是湖山主人,而是湖山朋友,心態平和。正是尾部對仗,勾勒出詩情畫意的玄武湖。


題江蘇省南京莫愁湖

勝地足流傳,直搏得一代芳名,千秋艷說;

賞心多樂事,且看此半湖煙水,十頃荷花。


    彭玉麟有詩云宿莫愁湖上:“石澗泉聲瀑布流,萬竿修竹擁僧樓。我來睡進云窩里,曉起推窗白滿頭。”由此足見他對莫愁湖的喜愛,正是這份歡喜,所以聯語簡括,直至聯心。全聯以逸字與雅字作文章。注意尾部對仗又是八字章法。


    在彭玉麟的其他聯作中,如:


題湖南省懷化縣洪江衡陽會館

回首望衡陽,最難忘石鼓書聲,雁峰鴻影;

羈身在沅水,一樣是春風人面,逆旅鄉情。


    也是八字章法對仗。另他把八字章法還運用更廣,拓展到上下相對。


題江蘇省金陵湖南會館

棟梁萃杞梓楩楠,帶來衡岳春云,蔭留吳地;

支派溯沅湘資澧,分得洞庭秋月,照澈秦淮。


題廣東省廣州越秀山鎮海樓

幾千劫,危樓尚存,問誰摘斗摩霄,目空今古;

五百載,故侯安在?只我倚欄看劍,淚灑英雄。


五、極具性情


      從彭玉麟寫的大量梅花詩中,可以看出他是個極具性情的將軍詩人,所以也有“一生知己是梅花”的印章。同樣在他的聯作中,也可以看出他的極具性情,時而極度癡情,時而極度狂放,時而極度悲痛。癡情聯如“鶯花合是美人魂”。狂放聯如題江西省湖口石鐘山船廳“擊筑且高歌,舉杯狂醉澎湖月;推窗聊寄傲,橫槊閑吟廬阜煙。”悲痛聯如“舍生拼死要兒回”。下面不妨解讀這些性情聯。


題江蘇省南京莫愁湖勝棋樓

王者五百年,湖山具有英雄氣;

春光二三月,鶯花合是美人魂。


    在彭玉麟的詩里曾有大量寫梅花的句子,所以在他的眼里心中或有“梅花許是美人魂”的感覺。借用到此聯,鶯花合是美人魂。從整聯去看,此一聯是彭玉麟的剛健清新和風情雅致兩種風格糅合的代表之作。上聯“王者五百年”,出自《孟子公孫丑》:“五百年必有王者興”句。下聯化用丘遲《與陳伯之書》:“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句意。從美人魂句可以看出他的極度癡情,聯語借古抒今,切景合時,剛柔相濟,是為佳作。


題廣東省廣州越秀山鎮海樓

幾千劫,危樓尚存,問誰摘斗摩霄,目空今古;

五百載,故侯安在?只我倚欄看劍,淚灑英雄。


    越秀山在廣州市北部,因有越王臺故址而得名。上聯化用李白《夜泊山寺》詩:“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摘斗摩霄”加“目空今古”特有將軍豪放。下聯指從修建鎮海樓的永嘉侯朱亮祖到自己現在的心境,有惺惺相惜,舍我其誰的感覺。此聯用四字句式連環效果,一氣而成,吊古抒懷,悲壯有力。


題杭州岳墳

史筆炳丹書,真耶?偽耶?問那十二金牌,七百年志士仁人,更可等悲歌泣血;

墓門萋碧草,是也?非也?看此一雙頑鐵,億萬世奸臣賊婦,受幾多惡報陰誅。


    句式或模仿桃花源長聯,然字里行間,涌動著一腔熱血,正是百戰河山增感慨,沸騰著千秋正氣。


彭玉麟挽子

怎能夠踏破天門,直到三千界,請南斗星、北斗星,益壽延年將簿改;

恨不得踢翻地獄,闖入十八重,問東岳廟、西岳廟,舍生拼死要兒回。


    彭玉麟自已有將軍不怕死的精神,然回到平常人的心態,本聯表達了彭玉麟作為父親失去兒子的悲痛心情。這也許就是人性的真實,聯語上下騰挪時空晃蕩,上天則請壽星撰改壽簿,入地則問廟神為何帶走他兒。如此精神中一愕然的感覺之作,可以見失子之痛的慈父心情表達得淋漓盡致。


六、長聯特佳


    在彭玉麟的楹聯中,已經有大量的長聯作品出現,而且制聯藝術水平相當高,幾乎幅幅皆佳,如題黃鶴樓聯,如題江西省吳城全楚會館聯,如題江蘇鎮江招隱寺昭明讀書臺聯等等。這也說明清聯的發展到了一個鼎盛水平的時代。品讀幾則。


題湖北省武漢黃鶴樓

我從千里而來,看江上梅花,直開到紅羊劫后;

誰云一去不返,聽樓中玉笛,又喚回黃鶴飛高。


    作為同時代的中興四將之一胡林翼曾寫過黃鶴樓兩聯:


其一

黃鶴飛去且飛去;

白云可留不可留。


其二

何時黃鶴重來?且自把金樽,看洲渚千年芳草;

今日白云尚在,問誰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


    其一逍遙曠達,自是胡之代表作,其二有性情,可為參讀彭玉麟題寫黃鶴樓聯。彭聯中“紅羊劫”一指國難,二有諧音洪秀全與楊秀清。聯中以我入筆,直抒胸臆,語句流暢,把古把今融合到一起。結尾語黃鶴飛高頗有壯懷,如自喻擔當解救國難之精神。相比下,胡林翼第二副作品就缺少了這種深度,只是應景之作。另彭玉麟再題黃鶴樓聯:“心遠地天寬,把酒憑欄,聽玉笛梅花,此時落否;我辭江漢去,推窗寄慨,問仙人黃鶴,何日歸來。”此聯則與胡林翼第二聯大抵相同。


題江西省吳城全楚會館

到處便為家,望楚尾吳頭,異地同臨明月色;

他年誰是主,合衡峰鄂渚,天涯都作比鄰看。


    吳城今屬江西修永縣,春秋戰國時屬楚地,與吳相連,故有“楚尾吳頭”之稱。上聯寫出了彭玉麟的軍旅生涯,四海為家,但胸襟廣闊。上聯結句意頗有化用張九齡詩句意“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吳城連接衡山、鄂州,下聯寫出了對清時局的擔憂。下聯結句化用了王勃詩句意““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聯語語氣從揚到抑再到揚,完成了一個沖突的心理過程。“曠達中自有憂懷”。


題江西省永修吳城望湖亭

戰艦列千軍,想當年小喬夫婿,破浪乘風,多少雄姿英發。今我戈船來擊楫,吊古憑欄,嘆幾許事業興亡,只贏得殘灰劫火;

湖天開一碧,看此日大地山河,落霞孤鶩,無非活潑生機。誰家鐵笛暗飛聲?悲歌擊筑,把那些滄桑感慨,都付與芳草斜陽。


    潯陽即今九江。望湖亭在鄱陽湖岸,今已不存。上聯以借三國大將周瑜的事跡,借古抒今,聯想到當時的戰局,感慨一番。下聯繼而從眼前的戰艦河山,借王勃詩句落霞孤鷺,抒發自己的悲壯情懷。聯語巧在借用典故的切,借用詩句風景的切,暗合自己心情的滄桑與悲壯。另此聯有些散文化的手法,句式安排自然,讀來不覺停滯。


    在彭玉麟的楹聯集中,長聯作品三十多幅,占總聯集的八分之三,由此可見其長聯的創作水平嫻熟。另這些長聯多為題名勝風景聯,具有很高的藝術欣賞價值。如:


題江蘇省揚州平山堂聯

大江南北,亦有湖山,來自衡岳洞庭,休道故鄉無此好;

近水樓臺,收盡煙雨,論到梅花明月,須知東閣占春多。


題江蘇鎮江招隱寺昭明讀書臺聯

蕭梁逝水,往跡猶新,問誰大雅扶輪,再繼元儲不朽業;

滄海橫流,人間何世,趁我余光秉燭,補讀平生未見書。


     由以上的楹聯作品,我們不妨總結出彭玉麟楹聯藝術的幾個特點:“多有自我入聯,題風景名勝聯多古今結合。多有性情入聯,題梅花詩句可見其人。楹聯自有將軍風格,剛健清新,豪邁曠達。八字章法運用嫻熟,對仗精致。長聯創作水平達到清聯的最高水準,切雅不移。由于對彭玉麟楹聯作品的重視,才使得現代網絡楹聯有了大量的題寫彭玉麟作品。同時彭玉麟也是網絡性情對聯創作的代言人。


08

薛時雨


    薛時雨(1818-1885),字慰農,又字澍生,號桑根老人,安徽全椒人。清咸豐進士,做過嘉興、嘉善知縣和杭州知府。后主講杭州崇文書院、江寧尊經書院和惜陰書院。著有《藤香館詩刪》等,楹聯多收于《藤香館小品》、《掃葉山房叢鈔》中。


一、誰識春風懷夢草


    淸黃鈞宰齊天樂其四題薛慰農《香草閑情冊子》詞云“錦囊舊有傷春句,東風更傳情語。遠翠煙橫,落紅云襯,隱約芳魂無數。風懷自許,怕冷豔幽香,蛾眉爭妬,風訊匆匆,塵寰誰解這情緒。枝頭乍聽杜宇,覓中山美酒,一醉千古。蕙質含愁,蘭心郁怨,禁得幾回風雨。伊人何處,愿遙寄相思,同傷遲暮,珍惜馀芳,春來休擷取。” 《香草閑情冊子》即指薛時雨的詩詞和楹聯,從此闕詞可以看出黃對薛時雨文學水平的評價,極為風雅之人。


    清代蔣敦復芬陀利室詞話卷二有專門評析薛詩雨的詞作,引語如后“朋輩中秦次游、應敏齋兩司馬,皆為余言,全椒薛慰農明府,以名進士出宰百里,有古循吏風,愛才下士,至如歸。今于同人詞選中,得西湖櫓唱,讀之天骨開張,具見風力,非塵俗吏也。佳篇名作,當不止此。”評論家秦湘葉評價他的詩詞“如西湖山水清而華秀而蒼,往往引人人勝,趨向固不外白蘇一二家,而傷時感事之作沉郁頓挫且駿駿乎入杜陵之室……”茲錄幾首薛時雨詩詞如下:


西巖雜詠同趙季梅教授·翠微亭

清涼名勝地,空翠鎖郊坰。

一線江光白,萬家煙火青。

廢興更八代,寂寞此孤亭。

欲共山僧話,松關入暮扃。


莫愁湖重陽千齡雅集(同治辛未)全椒薛慰農觀察(時雨)和云:

湖波瀲滟酒船寬,合醵相尋故舊歡。

人樂久生良日月,地宜高會盛衣冠。

酈泉青泛鳩扶醉,皋露清沾鶴耐寒。

江左風流追洛下,耆英重向畫圖看。


浣溪沙 舟泊東流

一幅云藍一葉舟,隔江山色鏡中收。夕陽芳草滿汀洲。

客里鶯花繁似錦,春來情思膩于油。蘭橈扶夢駐東流。


減字木蘭花

揚州小杜。十里珠簾空覓句。葉已成陰。孤負尋春一片心。

宵涼夢杳。月影蒼涼星影小。不怨嫦娥。只怪瑤臺風露多。


臨江仙 大風雨,過馬當山

雨驟風馳帆似舞,一舟輕度溪灣。人家臨水有無間。江豚吹浪立,沙鳥得魚閑。

絕代才人天亦喜,借他只手回瀾。而今無復舊詞壇。馬當山下路,空見野云還。


二、醉翁亭坐一知己


    薛時雨十分熱愛家鄉,年輕時經常到瑯琊山賞景作詩,寫下了許多楹聯詩詞,尤其是對瑯琊山的醉翁亭情有獨鐘。他曾說道“滁之有醉翁、豐樂二亭,如人之有眉目,剔目矐眉而其人不全。”這位咸豐三年進士,杭州知府任上乞休歸來的全椒鄉賢,晚年耗費了十年的時光于分別主持了醉翁亭、豐樂亭的重修,對醉翁亭、豐樂亭之于滁州的理解可謂醍醐灌頂。據瑯琊山志記載,他在此留下四副楹聯作品,并為醉翁亭大門書寫了“山行六七里亭影不孤;翁去八百載醉鄉猶在”的墨跡。


瑯琊寺山門聯

愿將山色共生佛;

修到梅花伴醉翁。


    此聯表達了薛時雨對家山的無比熱愛,可謂醉翁知己,文人風骨。薛時雨曾《重建醉翁亭碑記》中寫道幼讀東坡詩云:“醉翁行樂處,草木亦可敬。”


意在亭聯

同洛社遺風,杯渡輕便增酒趣;

仿山陰雅集,波紋曲折像文心。


此聯意取“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寫的是曲水流觴,談詩論賦。在此境中自然”醒來欲少胸無累; 醉后心閑夢亦清。”


影香亭聯

踞石而飲,扣槃而歌,最難得梅邊清福;

環山不孤,讓泉不冷,何須戀湖上風光。


    醉翁亭旁的這副寫景聯,上聯記述歐陽修當年在山石之上飲酒而歌,在梅花簇簇之中享受著大自然熏陶的歡娛情景;下聯寫出瑯琊山地勢風貌,又表達了“人生處處有青山”的感慨,讀后使人頓開胸臆,產生一種奮發向上的激情。


醉翁亭聯

翁昔醉吟時,想溪山入畫,禽鳥親人,一官遷謫何妨,把酒臨風,只范希文素心可證;

我來憑眺處,悵琴操無聲,梅魂不返,十畝篙萊重辟,捫碑剔蘚,幸蘇子瞻墨跡長存。


    這幅長聯,撫今追昔,涵蓋廣泛,深深的遺憾中飽含著慶幸。上聯以歐陽修比肩范仲淹為感,表達了歐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生境界,同時又有以民為本,“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人生追求。下聯說歐陽修離去40多年以后,《醉翁亭記》碑刻的磨損日益增加。于是作為他的學生,當時在潁州做知州的蘇軾,用書法寫下了《醉翁亭記》、《豐樂亭記》留存于世。此聯格調固高,皆因人物清名,而薛時雨的從政生涯也是以歐范蘇為榜樣,隱有自喻。


三、還從寬處保廉隅


    品讀近人所寫的薛時雨小傳“咸豐三年(1853年),薛時雨與仲兄春黎同科登進士第,傳為佳話。分發浙江,任嘉興縣知縣,即遇難題。恰逢大旱,一面是遭難的災民,一面是催賦的嚴檄。薛時雨不顧朝廷的催檄,同情農民的苦難,毅然免去了他們的征賦。觸怒朝廷,于是解任;百姓擁護,卻仁聞大起。后又任嘉善縣令,終日坐堂,處理積案,解決獄訟。數月后,幾幾無訟。年46時,由邑令擢知杭州。薛時雨為官十余載,卓有政績。但是,可能時逢戰亂,亦可能是洞察官場爭斗之卑劣,視忌者日眾,48歲時卻毅然稱病辭官,執掌文教,退任杭州崇文書院山長。”從此段話看出薛時雨為政清廉,關心民生疾苦。他曾在自己的小品文中寫道:“其實囊無買山錢不能歸也”,指的就是因為自己為官清廉,沒有多余的銀兩置田舍安度晚年而由衷地感嘆。


    薛詩雨任杭州知府時曾寫了四副府署聯,以第四聯為最佳。


受一文分外錢,遠報兒孫近報身;

做半點虧心事,幽有鬼神明有天。


鐵面無私,凡涉科場,親戚年家須諒我;

鏡心普照,但憑文字,平奇濃談不冤渠。


太傅佛,內翰仙,功德在民,宦跡胡承私向往;

道州詩,監門畫,瘡痍滿地,虛堂危坐獨彷徨。


為政戒貪,貪利貪,貪名亦貪,勿騖聲華忘政事;

養廉惟儉,儉已儉,儉人非儉,還從寬處保廉隅。


    此聯寫了兩個字,上聯是一個“貪”字,貪名貪利貪錢貪色,當官的不戒掉這些,是談不上當好官的;下聯是一個“儉”字,要清廉,要從自已做起,要人儉樸,必須自已先儉樸,當官要保持自已清白的名聲。 此一副聯即使是現在也是為官之座右銘,具有警省作用。吳恭亨對聯話中論及此聯“衙署對聯最忌板滯語、諛頌語及了無身分枯寂禪語與一切語錄中陳語。又衙署聯能作規勸道德語,卻為正宗。”薛時雨題杭州云棲寺聯也很耐人尋味。聯曰:“到此方知官是夢;前身安見我非僧。”這也是其淡泊名利、清心寡欲心境的自然表露。


    另一則文學詩話也說明薛時雨對民生的關注----秦淮河由于戰亂已經失去了往日的一切。曾國藩下令修復,以恢復舊日的歌舞升平。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荃繼任兩江總督后,下令禁娼。薛時雨先生有詩寫道:“六朝金粉久荒涼,才有生機上緣楊。修到秦淮風月長,豈宜飛牒捉鴛鴦。”曾國荃看到這首詩后,一笑了之。 新編古春風樓瑣記第拾肆集人物也記載薛時雨不忘貧賤,大濟窮人。


四、數畝藤花落古香


    薛時雨很向往自由愜意的隱居生活,在他的聯作中屢屢流露出這種情懷。如:


題贈人聯

卜鄰喜近清涼宅;

與客同參文字禪。


題金陵楊氏園暄谷聯

花塢藏春,竹爐暖酒;

紅羅宴客,白纻徵歌。


題水流云在堂聯

魚鳥清閑,作潦濮間想;

竹石奇古,如魏晉時人。


自題門聯

兩浙東西,十年薄宦;

大江南北,一個閑人。


    薛時雨退休后筑藤香館,他給自己的作品集命名為《藤香館小品》,并在卷上序言寫到“楹聯小道也,應酬之作,無當學問。友人楊曉嵐文學代為掇拾,敝帚不自珍而人珍之,可感亦可愧。已掇拾既多粗為編次列入藤香館小品。”由此可見其風雅的一面。藤香館有三聯茲錄如下小品。


自題藤香館大門聯

自探典籍忘名利;

未有涓埃答圣朝。


    薛時雨退休后筑藤香館,落成之日,自題楹聯。此聯見文人心,有儒士骨。


藤香館書舍聯

不著衣冠,門前久謝乘軒客;

只談農圃,月下欣聞打稻聲。


    此聯是薛時雨退休后最想要過的生活,充滿生活氣息,不問俗世紅塵。


藤香館廳事聯

杜陵廣廈構胸中,白首無成,空自許身稷契;

庾信小園營亂后,青山依舊,聊堪匿跡巢壺。


    此聯寫出了抱負未展隱居一隅的心事,所用典故切而穩。


    此后薛時雨還筑薛廬隱居,也有留下聯作。一為“白下富鶯花,旁人錯比謝安石;青山狎猿鳥,此地曾棲雷仲傖。”一為“白社論交,留此間香火因緣,割半壁棲霞,暫歸結十六年塵夢;  青山有約,期他日煙云供養,挈一肩行李,重來聽百八杵鐘聲。”均可見雅人風度,其學生有多篇小記描寫薛廬之美。薛廬近烏龍潭,風景殊美,別具特色。江蘇巡撫陶澍夜游烏龍潭,曾陶醉地感嘆:“烏龍美景,秀色可餐!”學者魏源說得俏皮:“有此妙處,何必西湖。”  


五、槳聲燈影人依舊


    南京文壇,有一段佳話,頗能表現薛時雨的才情。一是秦淮河畔為趙觀察的河廳題匾:停艇聽笛。此四字,表面看來貼切高雅。河廳對岸不遠處即是古邀笛步,令人緬想東晉桓伊為王徽之吹笛的故事。而今為吹笛而停艇,笛聲何等美妙,河廳主人又何等高雅!再細讀之,四字又恰合古音調之平上去入四聲,真正妙不可言!薛時雨在此留下了許多好的佳聯墨跡。


題江蘇省秦淮河畔楊氏寓園

置酒常招烏帽客;

到門先認馬纓花。


    金陵楊氏園有合歡花二株,高出屋檐殆百年物。所以聯眾才有此說。


題江蘇秦淮河畔停云小榭

一曲后庭花,夜泊消魂,客是三生杜牧;

半邊舊時月,女墻懷古,我為前度劉郎。


    此聯引用詩意,典故也切。


題江蘇省秦淮河畔林氏水閣

尋江令宅訪段侯家,流水聲中六朝如夢;

賭太傅棋弄野王笛,夕陽欄外雙槳徐停。


    此句式新奇,讀來卻流暢,文辭也雅正。寫出王侯之家的紙醉金迷生活。


題江蘇省秦淮河畔楊氏寓園

王謝舊烏衣,喬木猶存,大好樓臺欣得主;

邢隋今白地,名園無幾,來游士女任看花。


    此聯比較淡雅些,迎合了園主的心態。


題秦淮楊氏停艇聽笛水閣聯

六朝金粉,十里笙歌,裙屐昔年游,最難忘北海豪情、西園雅集;

九曲清波,一簾夢影,樓臺依舊好,且消受東山絲竹、南部煙花。


    六朝建都南京,秦淮河兩岸成了繁華之地。上岸歌樓伎館林立,歷代風流名士常涉足其間。此聯寫的正是這種情景。如照相機攝影一般,把秦淮風月寫得有聲有色。有一定史料價值,也有藝術價值。

在秦淮河畔,還有一則關于薛時雨的文壇佳話。他曾受邀為秦淮伎家題寫堂名,在推辭不得的情況下,一揮而就“因受”二字,便擲筆而去。“因受”二字,字面意思甚佳,有勸人享受、及時行樂之意。伎家大喜,制匾高懸。某日,一達官見之,問何人題寫,答薛時雨山長。達官大笑,問之,乃知“因受”者譏諷伎人多是虛情假意、“恩愛(愛之繁體)”無心之人也。由此可見其風趣。


六、把盞不驚雙鬢雪


   陳方鏞《楹聯新話》:薛慰農……所撰聯語小品,亦膾炙人口。薛慰農就是薛時雨。而薛時雨的弟子張謇在日記中寫道“當世稱儒林者必曰俞先生(指俞樾),……今海內巋然,獨師與俞先生兩人”,可見薛時雨的才華學識與俞樾不相仲伯。薛時雨題贈挽聯的水平不遜于俞樾。壽徐某聯”櫻筍開筵,娛君以葉子戲;芝蘭繞膝,先我周花甲年。”朱應鎬注:徐好手談,長觀察一歲。此聯契合。壽可曾禪師聯“參最上乘,得無量壽;分九華脈,為六朝僧。”此聯穩妥。再小品幾則。


贈馬少原聯

作諸侯客,現宰官身,湖海話游蹤,最難忘東浙題詩,金堤折柳;

筑三休亭,結五老會,鄉園娛晚福,好消受鐘山鹽水,白下鶯花。


    四四句式,不拖沓,文清自然流露。


挽伯兄薛藝農聯

仲無兒,叔無兒,弟有兒,兄轉無兒,庭誥分承,忍見諸孤稱降服;

侄長逝,嫂長逝,孫夭逝,祖旋長逝,家門太蹇,可憐后死最傷心。


    聯中悲痛之情道來不忍再讀。


挽何栻聯

翰墨中人,詩酒中人,江山花月中人,薄宦豈能羈,平生擺脫風塵,逸興豪情,跨鶴占維揚勝景;

文苑一傳,循吏一傳,貨殖游俠一傳,通才無不可,夙昔服膺師訓,感恩知己,騎鯨作上相先驅。


    薛時雨自注:太守(指何栻)為曾文正公門下士,任俠,善詩文。罷官后治鹽于揚州,先文正數日而卒。切性情,得知己,一氣呵成之作。


金陵莫愁湖中山王(徐達)勝棋樓暨曾國藩像聯

出西州門迤邐而來,見桑麻遍野,花柳成蹊,十萬戶重睹升平,遺愛難忘,白首黃童齊下淚;

與中山王后先相望,幸湖水波恬,石城烽靜,五百載允符運會,大名并峙,袞衣赤舄更圖形。


    此聯足見薛對曾的敬仰之情,薛在曾手下當過幕僚,所以對曾之理解亦比別人多一分。


贈劉省三爵帥聯

應運毓勞臣,未冠從軍,已冠登壇,起淮南,清皖北,縱橫于吳楚宋鄭齊魯燕趙之交,以西窺秦隴,陳必善,戰必克,彤矢分封,順昌旗幟照行間,懿鑠哉當今名將;

多材兼眾美,始精技擊,繼精藝事,喜緩帶,愛投壺,涉獵于琴棋醫卜陰陽奇遁之學,而一意詩歌,用則行,舍則藏,黑頭高隱,安石鶯花娛晚歲,歸來兮與我同心。


    朱應鎬說:尤足抵爵帥一篇小傳。足可當此媲美之語,薛和劉是親家,所以此聯如活畫像,栩栩如生闡述了劉銘傳的一生。


    在薛時雨的聯作中還有許多題贈挽聯佳作,其制聯水平一是切,二是雅,三是真,所以讀其聯不感覺晦澀高深,而是風雅婉然。如:


贈江小松聯

少角藝,老論文,客里追隨,把盞各驚雙鬢雪;

我擁氈,君聽鼓,閑中慰籍,扶筇同看六朝山。


挽李小湖聯

經師人師大宗師,江上題襟,許我平分一席;

金管銀管斑竹管,湘東紀事,如君自有千秋。


挽方小東聯

少年裙屐老猶豪,雍門琴、野王笛、賀老琵琶,慷慨悲歌,嘆一官春夢無憑,也只如優孟登場,樓閣虛空、衣冠傀儡;

累葉簪纓今漸替,江令宅、段侯家、謝公別墅,生存零落,悵六月秋風先到,便從此廣陵絕響,鶯花黯談、煙雨凄迷。


七、六朝只護石頭碧


    薛時雨的楹聯最高水平,當體現在題署風景勝跡聯。就我曾讀過的楹聯書卷版本中,其題風景聯幾可傳誦,無一不精,無一不雅。吳恭亨對聯話里也評論薛慰農題放生寺聯云:


種菊成畝,種藥成畦,此是僧家本分;

有鳥休羅,有魚休網,長留佛地生機。


    語殊廣大,出幅能為山僧饒舌,示以作業,是為尋常屐齒所不到。又,薛慰農題西湖云棲寺聯云:


到此方知官是夢;

前身安見我非僧。


    語特名雋。薛又有題焦山自然庵聯云:


鶴去難回,留片石孤云,共參因果;

我來何幸,有英雄兒女,同看江山。


    蓋時陪劉銘傳、周盛波兩提督及其他二女士同游,故云英雄兒女。下面再細品幾則。


莫愁湖郁金堂

勝跡訪鶯花,料應平地神仙,得此處優游湯沐;

好山作屏障,為問隔溪猿鳥,是何人呼吸清涼。


    此聯如世外桃源,上結句如給人浸泡溫泉的舒服,下結句如給人呼吸自由氧的愉悅。


題滄浪亭明道堂

百花潭煙水同清,年來畫本重摹,香水因緣,合以少陵配長史;

萬里流風波太險,此處淄塵可濯,林泉自在,從知招隱勝游山。


    上聯獨辟蹊徑,以杜甫詩意和草堂襯托贊揚蘇舜欽的滄浪亭。下聯轉入所題景點通過“流波太險”與“林泉自在”的強烈對比,得出歸隱林園,寄情山水勝過飄忽不定,浪跡四方的結論。


題浙江省杭州崇文書院

講藝重名山,與諸君夏屋同居,豈徒月夕風晨,掃榻湖濱開文社;

抽帆離宦海,笑太守春婆一夢,贏得棕鞋桐帽,扶筇花外聽書聲。


    上聯說書院宗旨,非為風月,而為文學。下聯以以老婦說蘇軾往昔富貴如春夢自況,稱自己離宦海到書院,贏來清閑自在,樂聽學子書聲。


題江蘇省南京玄武湖

三百年方策猶存,剩鳧渚鷗汀,時有云煙入圖畫;

四十里昆明依舊,聽菱歌漁唱,不須鼓角演樓船。


    上聯"三百年方策",指明初在湖中洲上建黃冊庫,貯全國戶籍賦稅檔案。下聯"四十里昆明",昆明,即昆明湖。此聯作于太平軍被鎮壓之后,固有"猶存"、"剩"、"依舊"、"不須"之詞。聯中切景入情,氣勢宏大,還富有哲理,耐人深思。


題江蘇省南京清涼寺

四百八十寺,過眼成墟,幸嵐影江光,猶有天然好圖畫;

三萬六千場,回頭是夢,問善男信女,可知此地最風涼。


    上聯"四百八十寺",語出杜牧《江南春》詩:"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下聯"三萬六千場",謂佛教用語。全聯是說四百八十寺也會成為廢墟,嵐影江光才是天然好圖畫;作佛事再多,終歸如夢,不如來清涼山及時享受風涼。聯語有抒有問,有一定的歷史思考價值。


題江蘇省揚州平山堂六一祠

遺構溯歐陽,公為文章道德之宗,侑客傳花,也自徜徉詩酒;

名區冠淮海,我從豐樂醉翁而至,攜云載鶴,更教曠覽江山。


    上聯稱頌歐陽修文章道德,下聯抒發作者登臨平山堂曠覽江山時的得意之情。"侑客",謂勸客飲酒。"傳花",一種酒令。豐樂醉翁指兩亭,此聯寄情山水之思頓現。


題江蘇省南京莫愁湖勝棋樓

山溫水膩,風月常存,幾人打槳清游,倩小妓新弦,翻一曲齊梁樂府;

局冷棋枯,英雄安在?有客登樓閑眺,仰宗臣遺像,壓當年常沐勛名。


    此聯上寫湖水風月人物,下聯寫樓的史實,均為切題。另有其親家劉銘傳一聯作襯“ 笠屐此重來,風月依然,魚娃學打花邊槳; 古今同一局,湖山再造,國手能生劫后棋。”


題江蘇省蘇州留園

迤邐出金閶,看青蘿補屋,喬木干云,好樓臺舊地重新,盡堪子敬清游,元之醉飲;

經營參畫稿,鄰郭外楓江,城中花塢,倚琴樽古懷高寄,想見寒山詩客,吳中才人。


    此聯體現了其一貫的風格寫作,雅切如畫,幽然似詩,讓人回味向往。可為寫作風景名勝長聯之典范。


    以上諸聯皆為其代表作,在他的聯作中,類似的風景聯作還有:


題江蘇省南京玄武湖覽勝樓

人間宰相,天上神仙,果然蓬島歸真,想圓嶠方壺,相近一水;

小隊曾來,大名不朽,留得湖山遺愛,比謝安王導,別擅千秋。


題江蘇省金陵督署西花園名煦園

宸翰壁間嵌,想日華云燦,露湛恩濃,遭逢一德明良,退食多閑,綠野平泉公廨筑;

都成江左重,幸鰈伏鶼馴,河榮海若,曠覽六朝名勝,遙嵐入座,迂倪顛米畫圖開。


題江蘇省金陵半山寺

鐘阜割秀,青溪分源;咫尺接層城,嘆禁苑全虛,尚留此寺;

謝傅棋枰,荊公第宅;去來皆幻跡,問孤墩終古,究屬何人?


    如此等等,俱佳。


八、可謂清聯風月主


    前人小傳題“薛時雨身體健碩,飲酒數斗不醉。辭官后優游山水,色益晬然。57歲時,尚生一子。60歲后稍稍衰,然健飯談笑,不昔疇昔。光緒十年(1884年)冬末,突生疾病,精神衰頹。第二年正月辭世,葬于桑根山青龍岡。其歿也,弟子服心喪者甚眾,挽聯中有“八百孤寒齊下淚”之語,蓋紀實也。著有《藤香館集》。”《近代名人小傳》稱薛時雨"為聯語箴銘,皆有精思,而詞不晦奧,如其為人",由他寫作的聯語可見所言極有見地。筆者認為,在清聯大家中,以薛時雨和彭玉麟題署的風景名勝聯最為有藝術價值。薛之文人風雅對彭之將軍剛健,其兩人皆擅長長聯高水平制作。薛時雨的楹聯藝術特點可概括為:詞句風雅,典故自然,描情繪色,風流吐屬,實為一代文宗雅伯。


09

俞樾


    俞樾(1821-1907),清學者。字蔭甫,號曲園,浙江德清人。道光進士,官翰林院編修、河南學政。晚年講學杭州詁經精舍。治經、子、小學。宗法王念孫父子,大要在正句讀、審字義、通古文假借,并分析其特殊語文現象。撰有《群經評議》、《諸子評議》、《古書疑義舉例》等。能詩詞,重視小說戲曲,強調其教化作用。所作筆記,搜羅甚富,包含有學術史、文學史的資料。所撰各書,總稱《春在堂全書》,共二百五十卷。

俞樾楹聯著述頗多,有《春在堂楹聯錄存》、《春秋人地名對》、《改良楹聯維新》、《精選楹聯新編》、《曲園楹聯錄》、《校官碑集字聯》、《繹山碑集字聯》、《曹全碑集字聯》、《樊敏碑集字聯》、《紀泰山銘集字聯》、《魯峻碑集字聯》、《金剛經集字聯》等。


一、集大成者


      在研究清聯十大家以及同代清聯作手的作品中,略微統計了下。李漁的《笠翁文集卷四》200余副。薛時雨的《藤香館小品》320余副。林則徐文集200余副。彭玉麟文集100余副。顧文彬的《眉綠樓詞聯》170余副。曾國潘全集170余副。鐘云舫《振振堂》集中收入楹聯1800余副,算是最多的一位。而鄭板橋和同時代清聯作手的楹聯作品數鮮有超過100副。另外值得一提乾隆的楹聯作品730余副。俞樾的《春在堂楹聯錄存》1300余副。(卷一125副作品,卷二141副作品,卷三85副作品,卷四99副作品,卷五152副作品,錄存集碑字聯697副。)從數量上來說,俞樾位居排名第二(1300余幅),第一是鐘云舫(1800余幅)。所以俞樾和鐘云舫都是集大成者。


    俞樾的作品類別很廣,有風景名勝,有人生格言,有性情作品,有題贈挽壽,有集碑帖字等等。而且從作品來看,其在祠堂會館,挽聯壽聯,集碑帖字三方面的巨作達到了清聯的巔峰水平,清代之聯手無人能出其右。下面將一一論證。


二、吐屬清幽


     俞樾所作之聯,文人風度,吐屬風雅,遣詞清幽,給人美的享受。小清新,中淡雅,俱風流。如流傳的一個對聯故事可見幾分情趣。一次,俞樾攜女同游杭州靈隱寺,見冷泉亭有董其昌撰題一聯,俞樾隨口輕聲念道:“泉自幾時冷起?峰從何處飛來?”吟罷笑道:“我來給它作答。”接著就吟出此聯:“泉自有時冷起;峰從無處飛來。”其女也不甘落后,笑著對道:“泉自禹時冷起;峰從項處飛來。”俞驚問:“項字何謂?”其女答道:“項羽若不將此山拔起,峰安得飛來?”俞樾父女給董其昌的配答對,一時成為佳話。下面簡析幾聯。


蘇州漱碧山莊聯

丘壑在胸中,看壘石疏泉,有天然畫意;

園林甲吳下,愿攜琴載酒,作人外清游。


注:潘玉泉觀察索題。不知其為誰氏之莊也。 楹聯叢話和對聯話都引用到此聯,上片指點江南園林,如整理小江山,頗有主人翁情懷。下片承轉上片語境,抒情一番,贊美江南園林之美。所謂望景生情,情不自禁,欲踏木屐,作清外游。聯中再次展現了江南的園林之美,在于人文風度與天然景物的深度契合。


孫蓮叔紅葉讀書樓聯

仙到應迷,有簾幙幾重、闌干幾曲;

客來不速,看落葉滿屋、奇書滿床。


注:此蓮叔讀書處也。樓凡三折,故其家人呼之曰“曲尺樓”。客至輒留宿其上。 有客往來三徑幽,何況是仙呢?寫出了讀書樓的環境幽雅古樸,風味很濃。四字章法如出下轍。


蒔紅小筑聯

小筑三楹,看淺碧垣墻,淡紅池沼;

相逢一笑,有袖中詩本,襟上酒痕。


注:蘇州山塘斟酌橋新修東陽張忠敏公祠,旁屋數楹,應敏齋廉訪署曰“蒔紅小筑”,頗有泉石、竹籬、荷沼,楚楚可觀。癸酉秋,余將有武林之行,倚裝題此。


    此為俞樾的風景名勝招牌式楹聯作品,尤其當中的四字章法句中自對成為時下網絡對聯論壇的一大效仿。此聯如一位翩翩絕世古典美人,增一分即肥,減一分即瘦。聯語中數字對、顏色對、方位對,都非常精致淡雅。上片把江南園林的古典美外貌描繪出來,用的是印象派手法。下片把江南人文的風流脫灑抒發出來,用的是體物通情。整聯詞境畫境情境融為一體。袖中詩本,襟上酒痕----是俞樾的得意之作,其在后來題寫的蘇州省城浙江會館一聯中再次引用此風流八字。


    在俞樾的其他題名勝風景聯中,小清新隨處可見,頗見手段。如:


理安寺靜室聯

竹筧潛通十八澗;

蒲團小坐兩三時。


湖心亭聯

四面軒窗宜小坐;

一湖風月此平分。


題蘇州滄浪亭聯

短艇得魚撐月去;

小軒臨水為花開。


題杭州西湖湖心亭聯

舍榭漫芳塘,柳浪蓮房、曲曲層層皆入畫;

煙霞籠別墅,鶯歌蛙鼓、晴晴雨雨總宜人。


    更有章節三中所舉的散文化楹聯作品。


三、散文句式


    李漁最早在楹聯句子上作了口語化的努力,而俞樾則將口語化提升到一個新的層次,那就是楹聯句子的散文化。散文的行散而神不散的特點,使得俞樾在創作楹聯的時候,不拘束于句子文辭,而是意到神行,騰挪自如。如后舉例談之。


臺州東湖湖心亭聯

好水好山,出東郭不半里而至;

宜晴宜雨,比西湖第一樓何如。


注:“臺州之有東湖,猶杭州之有西湖也。出東郭門不過半里,湖光山色與西湖無異。隔以長堤,分里外湖。其外湖有湖心亭杰閣三層,登臨最勝,為題此聯。”見此聯,見此注,心中微微一笑。聯注互證,取法散文。此聯提示了一散文化的段落, 可以用散文化的楹聯去概括,說明楹聯簡短精悍的魅力。


湖上高氏別業聯

選勝到里湖,過蘇堤第二橋,距花港不數武;

維舟登小榭,有奇峰四五朵,又老樹兩三行。


注:“武林高仲英、白叔昆仲,作別業于蘇堤鎖瀾橋邊,距花港觀魚甚近,有水門可通舟,樹石亦皆有致。” 此聯如畫,同樣是運用了散文化的句式,取景剪裁有致,既交代了小居的地理位置,又襯托出風景的幽雅。讀來澹然逸然,仿佛隱者。


右臺仙館聯

所居不設墻垣,望之儼若逆旅;

有時獨游泉石,見者以為仙人。


注:“余所筑右臺仙館,無墻垣,僅以權籬園之初落成時,題此聯上句,本《東軒筆錄》,乃荊公事;下聯則《陶貞白傳》中語也。 ”此聯依然讀來小清新,給人語言美的享受,給人散文化的意境。

在俞樾的其他作品中,多處運用散文化的句式語言,使得楹聯作品讀來蘊藉雋秀,清新撲面。


右臺仙館又聯

七旬外老翁,固知死之為歸,生之為奇;

半日內靜坐,不識此是何地,我是何人。


俞樓聯

合名臣名士為我筑樓,不待五百年后,斯樓成矣;

傍山南山北沿堤選勝,得之六一泉側,其勝何如。


題蘇州留園待云庵

何處白云歸,有鄉里古招提,出西郊不半里而至;

前生明月在,是佛門新公案,言東坡為五老后身。


    同時散文化的句式運用有助于長聯的拓展,此將在后面章節有論述到。


四、集字風流


    俞樾的《春在堂楹聯錄存》作品集中,《嶧山碑集字聯》99副,《校官碑集字聯》100副, 《曹全碑集字聯》97副 《魯峻碑集字聯》103副,《樊敏碑集字聯》109副,《紀太山銘集字聯》81副,《金剛經集字聯》98副。下面簡析幾幅筆者個人口味喜歡的集字作品。


嶧山碑集字聯

盡日相親維有石;

長年或樂莫如書。


    或許米蒂來也,品石拜石,不分何界。或許此石含有太古蒼涼氣,引人遐想。有石還有書,人生至樂,石書雙友,珠聯璧合。


校官碑集字聯

平安自愛高人竹;

清遠初疑野老家。


    蘇軾說“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誠然不欺吾耳,聯語勾勒出了一個小竹里館,或一片小竹林。可遐想夏日的搖竹飛綠雨,傾盆而下的清涼。老人酣睡,不理會塵世的喧囂,何其幸也!‘

曹全碑集字聯

至老不離文字事;

所居合在水云鄉。


    上片可作作者一聲的寫照,五百卷堂前書,不歌不笑自儒門。下片寫出了作者的向往,正如“越水吳山隨所適”,心境逸然。


魯峻碑集字聯

能以詩書通政事;

自然道學始風流。


    學以致用,不廢天賦,不假光陰。學則明,學則智,學則豁。道修心,道修身,道修行。兩種境界其實相通。


樊敏碑集字聯

此中宜作文字飲;

有人能為華月歌。


    想起了李白停杯一問,對影三生的感覺,很性情流露,不妨吾輩心性向往之。


紀太山銘集字聯

立石自成小五岳;

陳園而觀大九州。


    境界始于心,看石如拜小諸侯,劃園自成天下洲。挺適合流行的一句廣告語,心有多大夢有多大。


金剛經集字聯

書有未觀皆可讀;

事經已過不須提。


    不作驕傲自滿之人,不作目光短淺之人,不作牢騷滿腹之人,不作斤斤計較之人,如此而已將成大事。


    在以上的集碑帖字中,有數不勝數的佳作。煌煌600多副集字作品,宛如一部格言聯璧大觀,給人心靈的洗禮,給人智慧的沉思,給人境界的升華。要知道集有集字,集詞,集句三種法式,而其中集字是最難的一種。每一幅集字聯要做到如己拈出,如己創作,何其難也。前有何紹基的集爭座位帖作品,今有俞樾的集各種古碑帖字,讓人眼界豁然。


五、挽壽雙工


    俞樾的楹聯集《春在堂楹聯錄存》中挽聯共有357幅作品(卷一49幅,卷二91幅,卷三53幅,卷四67幅,卷五97幅),壽聯共有132幅作品(卷一42幅,卷二32幅,卷三21幅,卷四16幅,卷五21幅)。為何俞樾的作品集中,挽聯竟比壽聯多,這是個有趣的歷史疑問。俞樾的挽聯水平到底有多高,從一則自注文言旁觀可知:“省卿幼慧,其父有“吾家千里駒”之嘆。長而幕游皖北,賦《梅花詩》百首,見賞于學使者,餼于庠。后舉孝廉,以知縣筮仕至江蘇,未補官而卒。臨終語其弟錫煐曰:“吾死后,得曲園先生一聯,刻入《楹聯錄存》中,死無憾矣。”余初不相識,感其意為題此聯。” 當時名士死以能得到俞樾的挽聯為榮,這種現象不得不讓人驚嘆欽服。茲錄下其挽聯壽聯并注共十二副作品,不作點評。


挽曾國藩聯

是名宰相,是真將軍,當代郭汾陽,到此頓驚梁木壞;

為天下悲,為后學惜,傷心宋公序,從今誰識落花詩。


    余受知于公最深。庚戌(1850)進士覆試,公充讀卷官,以余詩有“花落春仍在”句,期許甚大。余以“春在”名堂,識感亦識愧,故于聯中及之。


彭雪琴尚書挽聯

功業在天下,聲名在柱下,我懷姻婭私情,只論退省庵中,歷歷心頭廿年事;

哭別于九月,聞訃于三月,公已支離病榻,猶有吟香館內,匆匆口授數行書。


    尚書歿于庚寅三月六日。余至二十三日始聞之,為詩一百六十韻哭之,又寄題此聯于其靈右。尚書功業滿天下,不待余言,惟念自己巳春始與相識,及西湖退省庵成,與余湖樓相望,晨夕過從,情逾昆弟,又申之以昏姻。乃去年九月,嘉興一見,遂成永訣,能勿泫然!數年以來,因病不能書,久無親筆書,今年二月中口占一書,命侍者寫以寄余,殆與余訣乎?封口鈐“吟香館主”小印,猶與平昔無殊也。


楊石泉制府挽聯

識公于廉問兩浙時,尋詩湖上,載酒山中,嘆逝水光陰,歷歷舊游還似昨;

論功在咸同百戰后,投筆衡湘,建旄秦隴,問凌煙圖畫,寥寥宿將更何人。


    公為浙臬時,余即與相識。嗣是每歲春秋,必再相見,或泛舟西湖,或同飲云棲山中。上聯所云皆實事也。


挽王凱泰聯

乘桴過斗六門邊,瘴雨蠻煙,不辭辛苦,立功在絕徼,蓋視傅鄭尤難,偉矣半載經營,盡闢天南生熟地;

回頭思廿七年事,敝車羸馬,時相過從,同譜若弟兄,遂訂朱陳之好,傷哉一朝永訣,未完吳下唱酬篇。


    寶應王文勤公(凱泰)撫閩有政績。其仿阮文達粵海堂創設致用堂,監臨癸酉(1873)鄉試,力除夙弊,尤為士林所稱。光緒乙亥(1875),巡臺灣番社回省,積勞薨于位。俞蔭甫太史,其同年生且姻婭也。


挽江室仇夫人聯

以巾幗中人,常落落然有儒生氣象,豪杰襟懷,日對青史一編,迥異尋常脂粉輩;

當綿綴之際,所拳拳者在祖宗懿訓,兒孫家法,手題繢帷數語,豈惟明白去來間。


    夫人為江少云觀察之配。通文墨,而不為詩詞。喜觀史,以史中可法可戒事為子若婦言之。尤好施與,能急人之急。庚申辛酉之亂(指太平天國),戚黨中有往依之者,人人佽助之,磬所有不惜。臨終自為挽聯曰:“平生能為誰忙,代夫子辛勞,敢分人己;家法原非我設,受祖宗懿訓,敬告兒孫。”嗚呼!是亦女有士行者矣。


吳勤惠公挽聯

由牧令起家不十載,簡在帝心,而監司、而開府,卅年來勤政惠民,允推柱石勛名,豈僅偏隅資保障;

從成都返旆只九日,身騎箕尾,若閩浙、若江淮,千里外報功崇德,何況葭莩戚誼,曾陪下坐在門墻。


    公名棠,以縣令起家,官至四川總督,以病乞歸,到家九日而卒,亦咸、同間名臣也。余曾承其延,主受經書院,以遠不赴。今聞其卒,擬一聯挽之,因循未果。萬小庭大令,其門下士,又有葭莩戚,屬余代撰此聯,因錄而存之。


顧子山觀察挽聯

待明年泮水重游,及后年鹿鳴再賦,吳中耆宿,已成魯國靈光;何期耄耋將交,遽報仙龕成海外;

讀初集靈巖樵唱,到八集鶴背吹笙,老去襟懷,都付蘇家鐵板;大息園林正好,空留絕調望江南。


    觀察以進士起家,官至寧紹臺道,年七十九而卒。卒之明年,重游泮水;又明年,重宴鹿鳴,均不及待也。生平長于填詞,分為八集,第一集曰“靈巖樵唱”,第八集曰“跨鶴吹笙譜”。所謂跨鶴吹笙譜者,止《望江南》一調,首句皆以“怡園好”發端,怡園乃君園名也。


韓母王太夫人五十壽聯

膝前種五樹桂,天上拜五花封,正仲春鳦降鹒鳴,共祝五旬壽母;

報國提一旅師,傳家羅一床笏,看諸子文通武達,同披一品仙衣。


    夫人為韓君耀輝之繼室。韓君以部司殉難,有五子。長殿甲,記名提督;次殿爵,記名總兵;次晉昌,候補副將;次殿榮,縣令;次慶云,直隸州牧。同治九年,夫人年五十,二月二日其生日也。杜小舫觀察與其長君善,屬撰此聯為壽。


金眉生廉訪六十壽聯

推倒一世豪杰,拓開萬古心胸,陳同甫一流人物如是如是;

醉吟舊詩幾篇,閑嘗新酒數盞,白香山六十歲時仙乎仙乎。


    眉生喜談經濟,意氣浩然,亦當代振奇人也。值其六十生日,以此壽之。上聯用陳同甫語,非此老不能當。下聯則用香山太傅耳順吟中語。


蒯士香同年廉訪七十壽聯

溯轉戰申息間,軍前部曲,萬里封侯,白發坡仙,猶坐冷泉判公牘;

憶同登甲辰榜,都下宴游,卅年成世,黃花魏國,長從老圃看秋容。


    廉訪由知縣起家,官河南光州牧,時戰功甚著。張朗齋軍門以姻家子為帳下健兒。今官至提督,立功塞外,為當代班定遠矣。余與廉訪甲辰同年也,故以此聯壽之。 此聯曾面為廉訪誦之,本擬還蘇寓后買長箋寫寄。乃未及寫,而廉訪逝矣,因易其語曰:溯轉戰申息間,軍前部曲,萬里封侯,至今鬢雪飄蕭,尚有雄心談往事;憶同登甲辰榜,都下宴游,卅年成世,可嘆晨星零落,又將清淚哭明公。不勝故舊凋零之感矣。


張仲甫先生八十壽聯

萬卷擁書城,精神滿腹,著作等身,積卅年雪案螢窗,尤于麟經有得;

兩回游泮水,凈土潛修,名場倦踏,看明載蒼顏鶴發,重歌鹿鳴而來。


    先生為前庚午孝廉,至己巳歲行年八十,明年重賦鹿鳴矣。精神淵蓍,且通內典。所著書甚多,而《春秋屬詞辨例》六十卷尤先為距制,亂后毀其版,擬重刻之,然非容易也。


沈羲民同年九十壽聯

是名宦,是名醫,是名孝廉,后此一科,小雅笙簧重宴樂;

又同鄉,又同年,以同寄寓,長吾六歲,先生杖履倍精神。


    羲民甲辰副榜,丙午舉人,歷宰江蘇大縣,兼精醫。光緒甲辰年九十歲,至后年丙午,則重宴鹿鳴矣。


    讀者注意到,俞樾所作挽聯皆有小注,以紀念以闡述以示真情。其所作壽聯從五十壽到九十壽都概括,水平不是一般的高,后來者唯有望洋興嘆的份。而正是挽聯壽聯,體現了其高超的長聯制作水準。


六、雅具性情


    誰說詩人學者無真性情,只不過俞樾不似彭玉麟的大悲痛,也不似林則徐的愛國怒,更不似鐘云舫的諷現實。俞樾有的是淡淡情懷,幽幽風雅。從其自題聯“得一日閑為我福;做千年調笑人癡。”可領略一二,不作得意言,也不作失意語,且如老子。如下再品幾聯。


自題

欲除煩惱須無我;

歷盡艱難好作人。


    格言聯能做到此,必心胸大光明,閱歷大徹悟,境界大圓滿。


自題春在堂

越水吳山隨所適;

布衣蔬菜了余生。


    上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知足常樂。下聯見作者的胸襟風度,只作菜園老人,回歸自然,何其超然脫灑。


挽內子之妻姚氏夫人

四十年赤手持家,卿死料難如往日;

六旬人白頭永訣,我生諒亦不多時。


    此聯見作者真性情略微爆發的一面,尤其結句表明夫妻情篤,誓死相隨,從男性口吻道出更不易。


自撰挽聯

生無補乎時,死無損乎數,辛辛苦苦,著成五百卷書,流播四方,是亦足矣;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浩浩落落,歷數八十年事,放懷一笑,吾其歸乎。


注明:“此聯既題于右勸仙館,又題于春在堂,由來久矣。未知何日果用,計亦不遠也。”  讀其注明,任何語言多是白費,只是欽佩作者的人生價值觀,真地做到了圓滿,無悔無怨,無天無地,無生無死。


 俞樾的真情還體現在多處小細節方面。如給人壽聯稍覺不滿意,便再贈一聯。如給人挽聯動真情,還填寫一闋滿江紅紀念之。如給兒女親家彭玉麟祠堂所撰寫的聯語中“凄涼老友苦西湖”等。在寫那么多挽聯或壽聯或題贈聯,讀者感覺不到一絲空假,每若身臨其境,真情流動。每寫一聯,都在聯上加上小注,以紀念之。正是這些細節,更讓人體會到了俞樾的真情一面,如東風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七、筆力渾厚


    俞樾楹聯作品的筆力渾厚,善用典故,善于鋪排,多體現在其撰寫的祠堂、會館、廟堂、戲臺、官署等聯作題材。筆者略微統計了《春在堂楹聯錄存》,卷一(祠堂聯9副,廟堂聯6副,官署聯7副),卷二(會館聯4副,祠堂聯4副,廟堂聯2副,戲臺聯2副,書院聯1副),卷三(祠堂聯5副,廟堂聯1副,寺院殿柱1副),卷四(祠堂聯3副,佛殿聯1副,仙館聯3副,春在堂聯4副),卷五(祠堂聯8副,會館聯2副,官署聯1副,戲臺聯1副,廟堂聯1副,橋聯2副)。下面從祠堂、會館、書院三處摘聯簡析。


彭剛直公衡州專祠聯

儒雅是書生,英武是宿將,赤心許國是社稷臣,長留俎豆旂常,突兀崇祠壯南岳;

發軔在湘中,轉戰在江上,白發籌邊在嶺海外,追數艱難辛苦,凄涼老友哭西湖。


注:公西湖專祠余已為題聯矣。聞衡州又成,寄此聯。


    此聯以排比句式,記敘彭玉麟的生平,直抒胸懷,結句爆發。江山自手定,人事苦消磨。唯有思念的情懷不變。


吳山倉頡祠聯

上溯羲皇畫八卦時,文字權興,秦而篆,漢而隸,任后來縑素流傳,不外六書體例;

高踞吳山第一峰頂,川原環抱,江為襟,湖為帶,看從此菁華大啟,振興兩浙人才。


注:吳山新建倉頡祠,前臨浙江,后枕西湖,形勢殊勝,吳康甫大令之所定也。康甫屬題此聯。


    此聯從意識的過度到形勝的安排,承轉融合,給人理會興會的感受。句式安排自由靈活,讀來流暢有力。


蘇州省城浙江會館聯

從吾浙掛席而來,歷四百里津梁亭堠,到此名區,閭閻殷富,山水清嘉,開拓心胸知幾許;

登斯堂舉杯相屬,合十一郡文憑衣冠,成茲良會,襟上酒痕,袖中詩本,流連風景意云何。


注:蘇城向無浙江會館,今始有之,題此以落其成。


    此聯可用其另一聯來解讀之“從之字江邊到丁字沽邊,三千里遠來,同歸安宅;拓越中舊館為浙中新館,十一郡咸集,各話鄉山。”


徐莊愍公祠聯

仗節鎮危疆,當軍事土崩瓦解、不可收拾之時,視城中無固志,視城外無援兵,糜頂踵以報君恩,婦豎輿臺同授命;

結纓完大義,與謚法履正志和、使民悲傷有合,在吳會為名臣,在吳興為先達,節春秋而修祀典,日星河岳其昭垂。


注:公名有壬,歸安人,官江蘇巡撫。庚申城陷,死之。其妾施氏、子震翼及一女皆死。幕友仆妾從死者五人。同治十三年建祠。蘇州同鄉諸君屬題聯。按謚法,履正志和曰莊,使民悲傷曰愍,聯語用之,附記以告觀者。


    徐有壬(1800-1860)字鈞卿,順天宛平人,原籍浙江烏程,清末大臣。在抗擊匪寇守城戰中被遇刺身亡,其子震翼與妾、女同死。聯語以贊揚的口吻,述說了此一戰的形式內憂外患,而徐公堅守城池抗擊匪寇,并忠貞而死。“視城中無固志,視城外無援兵;在吳會為名臣,在吳興為先達”---此二十四字為全連表達的主旨。注意到聯語前半部有散文話運用,而卻不影響整聯的渾厚度,俞樾不愧為作手。


東洲船山書院聯

讀船山先生所著全編,得三百余卷之多,經史子集,蔚一代巨觀。承其后者,勿徒爭門戶異同,漢詳名物、宋主義理,各有師傳,總不外古大儒根柢實學;

卜衡岳勝地而開講舍,看七十二峰在望,春夏秋冬,備四時佳景。登斯堂也,尚共矢晨昏黽敏,出建功勛、處修節操,交相砥礪,以毋負老尚書創建初心。


注明:東洲在衡州府東,書院乃彭雪琴尚書所創建,曰船山者,以王船山先生名也。


    船山書院坐落于衡陽市雁峰區東洲島,為清末最著名的書院。此聯從上下聯首句總領全章,闡述儒家治學修身之道,鼓勵百家齊放,極具書院聯的人文特點。讀的時候感覺在“蔚一代巨觀;備四時佳景。”處,應已是一聯,但俞樾的妙手又續接了下去,真是長聯圣手。全聯亦并不晦澀難懂,除“黽敏”解釋為努力一詞外,皆可會意。


    俞樾的長聯佳作數不數勝,得益于其學者胸襟,大家閱歷,下面再錄入其長聯的一些佳作,不作賞析只做觀摩。


杭州安徽會館聯

游宦到錢唐,飲水思源,喜兩浙東西,與歙浦江流相接;

鐘靈自灊岳,登高望遠,問只峰南北,比皖公山色何如。


留園戲臺聯

一部廿四史,譜成今古傳奇,英雄事業,兒女情懷,都付與紅牙檀板;

百年三萬場,樂此春秋佳日,酒坐簪纓,歌筵絲竹,問何如綠野平泉。


嵊縣金氏養老堂聯

龐眉皓首,聚至一百人,饘于是,鬻于是,矍鑠同堂,良亦煕朝小祥瑞;

仁粟義漿,積成三萬貫,父作之,子述之,拮據兩世,允稱菩薩大慈悲。


蘇州府署閑園聯

本黃歇故封,雄開劇郡,士民殷庶,財賦豐饒,賴有小園林,借半日光陰,稍談風月;

用白詩遺意,肇錫嘉名,桃隝春朝,竹簃秋夕,惟愿賢太守,與三吳父老,共樂寬閑。


石門高氏祠堂聯

卜宅晉元興,石門秋色,桃塢春風,聚九華秀氣,綿延累代,簪纓后裔,至今懷祖澤;

溯源齊公族,谷熟分支,姑蘇別派,守百祀清芬,崇奉不祧,俎豆先祠,終古傍魁峰。


吳中二程子祠

后尼山千五百年,篤生兩先生,辟邪說,辯異端,道統天開,正所以下啟紫陽、上承鄒嶧;

環蘇臺數十萬戶,過此一瞻拜,黜浮華,崇實學,士風日起,庶不愧言游故里、泰伯遺封。


廣東學使署光霽堂聯

四面廠園林,看喻學有齋、校經有廬,以及瑞芝簃外、仙石亭中,好景無邊,都向此堂呈勝概;

九霄下鸞藻,溯大興之翁、儀征之阮,上而米老題詩、雪翁葺屋,前徽未遠,更欣繼起得名流。


錢敏肅公專祠聯

溯當年千里乞師,一舟摩寇壘而過,抵掌高談,論列山川形勢,與夫賊情變幻,及東南進取之方,聲共淚俱,此事中興關大局;

迨后來兩河開府,四載在夷門坐鎮,悉心綜理,講求治術源流,旁及邊境安危,并水旱偏災之備,人亡政在,于今故里有崇祠。


八、長聯絕唱


彭剛直公祠聯


    偉哉!斯真河岳英靈乎?以諸生請纓投筆,佐曾文正創建師船,青旙一片,直下長江向賊巢,奪轉小姑山去。東防歙婺、西障湓潯,日日爭命于鋒鏑叢中。百戰功高,仍是秀才本色,外授疆臣辭,內授廷臣又辭,強林泉猿鶴,作霄漢夔龍。尚書劍履,回翔上接星辰;少保旌旗,飛舞遠臨海澨。虎門開絕壁,巖崖突兀,力扼重洋。千載后過大角炮臺,尋求故跡,見者猶肅然動容,謂規模宏壯、布置謹嚴,中國誠知有人在;


    悲夫!今已旂常俎豆矣。憶疇昔傾蓋班荊,借阮太傅留遺講舍,明鏡三潭,勸營別墅,從珂里移將退省庵來。南訪云棲,北游花塢,歲歲追陪到煙霞深處。兩翁契合,遂聯兒輩因緣。吾家童孫幼,君家女孫亦幼,對秾華桃李,感暮景桑榆。粵嶠初還,舉足已憐蹩躄;吳閶七至,發言亦覺含糊。鴛水遇歸橈,俄頃流連,便成永訣。數月前于右臺仙館,傳報噩音,聞之為潸焉出涕,念酒坐尚溫、琴歌頓杳,老夫何忍拜公祠。


注:楹聯乃古桃符之遺,不過五言七言。今人有至數十言者,實非體也。世傳云南大觀樓聯最長,合上下聯亦不過一百八十字。今年湖上彭剛直公祠落成,其湖南同鄉撰一長聯,寄余點定,其聯凡二百七十字。余因亦自撰一聯,共三百十四字。


    俞曲園和彭玉麟是兒女親家(彭之孫女嫁俞之孫),彭死后清廷在西湖為他建立專祠。祠聯指定由俞曲園撰寫,長達三百三十四字。上聯回憶彭玉麟的戎馬生涯以及戰功戰績(從一介書生棄筆從戎,到輔佐曾國潘創建水師。與太平軍轉戰小孤山,幾經浴血,勞苦功高后又三辭朝廷的封賞,不作邊疆大臣。直至虎門銷煙,中法開戰,又披上甲胄,老將出山保家衛國。)下聯主要描述彭玉麟的晚年生活以及與作者的深厚情懷(戰后退休,經營退省庵,流連江南,過著悠閑的隱逸生活。又與俞樾聯兩人孫女孫子姻緣,從此成為兒女親家,并結下深厚情誼。直至彭玉麟年事已高,漸漸身體衰老直至病逝。由此俞樾對彭玉麟的真誠緬懷,令人愴然淚下。)


    全聯是以近乎紀傳體并悼文的文本方式來排鋪此聯的結構,自出機杼,與大多數模仿孫髯大觀樓長聯的作品不同。全聯感情飽滿,洋洋灑灑,如訴如泣,讀來不禁令人淚下。句式似散文,流水行云,讀來不滯,梁羽生亦曾推崇此聯。此聯可為作者長聯中之絕唱。


    從以上淺談中可以總結出,俞樾的楹聯作品擅長諸多題材,尤其在挽聯壽聯祠堂聯集字聯等領域是一代巨匠宗師。 其挽聯壽聯的超水平寫作使得楹聯的實用性得到更大的發揮。其擅長長聯寫作,佳制甚多。其風景名勝作品流傳甚廣,尤其四字章法句中自對運用影響深遠。其廣泛運用散文句式,使得楹聯的張力與可讀性更強。其最主要風格以凝厚雄渾為主,也不時夾雜小清新。其寫作方式每聯加以注明,這點與李漁相同。其名氣與

猜您喜歡

評論區

猜您喜歡的對聯及詩文:

清聯學聯

對聯分類

對聯知識

熱門對聯

精彩推薦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